显/隐菜单

北京嘀嘀出行 滴滴考虑成立新业务线:出租车网约车拟融合发展

出租车再次成为滴滴内部发展的重点。除了快的新租赁,滴滴目前正在考虑建立一条新的业务线,探索出租车和网约车的融合发展模式。该业务线属于孙树管理的网约车平台北京嘀嘀出行,并会在运营模式上进行创新。

滴滴官方对此消息不予置评。

的确,创新是互联网企业发展的“基石”。在上市前夕金融需求和合规的持续压力下,滴滴一直在寻求突破,但创新也会影响现状,细微的变化将直接影响乘客和司机的体验。

春节过后,在北京后场村打工的杨晓发现,每天晚上9点下班后,还要排队近200人。这种情况,还是让她很难理解。滴滴的算法,为什么还是打车难?!

与副驾驶的困惑相比,司机的心情是郁闷的。成都王师傅在月初发现滴滴降价了。他担心这会影响收入。为什么滴滴又开始变相支付佣金?

滴滴一直扮演着乘客司机之间平衡者的角色,但在外部政策、自身经营策略、利润诉求等多重因素的影响下,这种平衡的维持很容易被打破。尤其是在准备上市前夕的资金需求和持续合规压力下,这一矛盾越来越突出。

乘客:上下班高峰期有一百多人,为什么打车难?

后场村是北京著名的互联网公司聚集地。由于大公司数量众多,早晚高峰拥堵非常严重。

在后场村一家互联网公司工作的杨晓对此深有体会,但春节过后,她发现,除了每天堵车,打车也越来越难。

一晚下班后,她同时用滴滴打快递、快的新租赁、荔城专车、特快专车,但一直没有打到出租车。其中,特快列车显示有200多人在排队,预计响应时间需要2个多小时。作为滴滴钻石的一员,她发现连快车维权的快递渠道都被“堵死”了。

“过完年,排队200人已经成为常态。” 她吐了。

如果说后场村是一个比较极端的特例,家住昌平的张宏发现,即使不是早晚高峰,出门打车也会遇到很多人排队。“以前滴滴都是秒上车,现在排队要很久,有时候得用高德、首汽等多个打车APP才能搞定。”

一位北京滴滴快车司机告诉新浪科技,春节后的一段时间里,确实是打车难。原因之一是部分司机春节期间返乡。春节期间打车的问题最为严重。春节后,他们回京时要进行多次核酸检测。有还没回北京的司机朋友。各种因素延迟了司机的上岗。

此外,在3月份的两届会议期间,北京严查违法违规行为。“滴滴已将后台数据与北京交通部门对接。只要扫一扫车牌,就知道它在运行滴滴,这是违法行为。” 他说,滴滴在北京并没有做到完全合规,只是部分合规,而且司机被抓到后,会被罚款甚至扣分。“最近有司机朋友在北京南站被捕,被罚款1.2万元。至于平台是否会报销,我不知道。”

在今年2月的交通运输部月度新闻发布会上,交通运输部指出,1月华小筑出行的双规订单完成率在订单超过100万的网约车平台中最低。只有 16.1%。交通运输部表示,将督促存在问题的网约车平台企业加快整改落实,依法合规经营,进一步加强监管,引导地方交通运输部门严厉打击违法违规经营行为。

然而,北京打车难,确实是多方面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。

另一个因素是,今年1月,受河北疫情影响,滴滴从1月12日起暂停了北京国内蔬菜拼车、长途打折、拼车业务在北京的运营。

青菜拼车是滴滴于2020年7月推出的全新拼车品牌,推动拼车的背后是在车辆和司机数量相同的情况下,可以承载更多的乘客需求,从而提高平台的容量。

3月16日,随着北京宣布恢复跨城拼车和网约车,滴滴也恢复了北京的拼车功能,包括白菜拼车、长途优惠、网约车服务。这也意味着,北京春节后打车难的问题有望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。

司机:耙子的百分比又增加了,有一部分超过了30%?

平台佣金是滴滴司机最关心的问题。

江苏一位滴滴司机表示,他平时以滴滴为主,华小猪为辅。但对比支付给乘客的金额和收到的金额北京嘀嘀出行,他发现华小猪的抽奖比例已经在30%-40%之间。“消费小猪本身的价格就低,平台抽成还高,司机拿的就更少了。”

武汉一位乘客说,他最近乘坐滴滴快车,显示特价30元/月,但上车时竟然是44元。通过和司机聊天,我了解到司机收了28元左右,滴滴提了36%。“作为一家计划在年内上市的公司,滴滴有自己的财务压力。当网约车市场已经见顶,不得不继续增加收入时,增加佣金是一个很好的方式。”

在成都,滴滴从今年3月1日开始实行全新的价格体系,这也引发了当地司机的反弹。

一位成都用户近日在社交平台上表示,从3月份开始,成都的滴滴司机就开始罢工,一天要花半个小时才能拿到一辆黎城专车。司机告诉他,3月1日起站台调价后,特快列车每公里收费几毛钱,按月计算,对司机的营业额影响很大。“我所在的车队有四十多个司机,3月1日没有一个人下车。”

不少成都用户也反映,3月份左右,滴滴打车开始变得越来越难。有网友表示,如果用滴滴打车到机场,选完所有车型20分钟后都叫不上车,而荔城专车一般都是秒接单。

滴滴的价格体系由起步价、时长费、里程费、长途费等组成。根据成都司机王公布的调整后滴滴价格体系,滴滴降低了成都主城区和区县的起步价。虽然滴滴的工作人员对此进行了解释,但价格体系起起落落,夜间里程费和工作日高峰时段有所增加。不过,王师傅仍认为,“调价后司机营业额可能会下降,滴滴涉嫌变相增加佣金。”

事实上,调价城市不仅是成都,还有湛江、沉阳、南昌、南通等城市。此次调价的背景是,2020年10月,滴滴任命华小筑出租车总经理孙舒为网约车平台公司CEO。上任不久,孙舒就对网约车平台公司的制度进行了调整,城市运营补贴决策由总部统一征收,城市运营通过中台进行管理。

原本滴滴在每个城市的运营都是一城一策,每个城市的供需团队根据当地特点进行差异化调整。变更后,不再保留各区域的供需团队,由总部供需团队负责各区域的运营策略。这样做的好处是提高了人力效率,节省了成本,也有利于全国一盘棋。但缺点是总部的战略可能会忽视当地的特点,引起一定程度的不满。

成都等地的价格调整也引起了司机和外界的广泛关注。3月5日,交通新业态协调监管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负责人采访滴滴,指出滴滴近期在部分城市调整业务战略准备不足,沟通评估不到位。处,涉嫌侵犯司机合法权益。采访中要求滴滴完善福利分配制度,合理调整抽奖比例,保障司机合理收入。

2019年4月,滴滴网约车公司原CEO陈曦就突袭问题进行了专题解答。他表示,在滴滴平台上,由于不同城市、订单距离、时长、拼车与否等因素,每笔订单都会收取不同比例的平台服务费(俗称佣金)。例如,2018年第四季度,滴滴收取的平均国内平台服务费率约为乘客实际支付票价的19%。

“平台服务费率有高有低,并不是每笔订单统一收取19%。滴滴平台上费率高于25%的订单和费率低于15%的订单各占20%。其中,较高的费率虽然订单占比不高,但更容易传播,让大家有一种印象,平台的每笔订单(或平均)率是25%。” 他说。

平台:敌人在后背的情况下,如何保护自己的运力?

今年1月,《晚邮报》报道称,滴滴计划2021年上市,并可能选择香港上市,目标估值约为60-800亿美元。

对于滴滴来说,在经历了安全事件和疫情的影响之后,确实迎来了一个相对合适的上市时机。不过,滴滴也需要交出一份辉煌的财务数据,降本增效是唯一的选择。

但是,这也会造成一系列的后遗症。比如司机下单率的提高,必然会导致司机的反弹和乘客体验的下降。

滴滴调价之争爆发后,其他网约车平台竞相争夺司机和乘客。

3月3日,高德宣布与60多家网约车平台成立“免佣联盟”,继续实行早高峰免佣金计划,早高峰不向司机收取任何佣金工作日的小时数。高德出租车表示,免佣联盟将继续探索节假日全天免佣等方式,继续帮助司机增加收入,让乘客更快上车。几天后,高德推出了“人人有优惠节”。在北京、上海、深圳、成都、南通等全国数十个城市,新用户可低至1元打车,老用户还可享受打车优惠。

事实上,除了原有的快车、专车等产品,滴滴一直在尝试多种方式增加运力、吸引用户。华小珠就是最明显的例子。下单价格虽然低,但下单量大大增加,平台占比也不低。特快列车、长途特惠等产品也相对于普通特快列车便宜。然而,除了以低价产品吸引用户外,如何更好地留住司机也是一个挑战。

除了网约车产品,滴滴这两年也开始重视出租车在运力保障方面的作用。

2020年9月,滴滴宣布将“滴滴打车”业务升级为“快新租赁”,并宣布投入1亿元专项补贴。这一背景是,包括高德、滴达出行、T3出行等在内的网约车平台也在不断地打车线上化。

滴达出行CEO宋忠杰在今年1月的《新浪科技风云榜》上表示,在移动出行时代,打车确实存在一些不足和不足,比如打车方式单一,体验是不是很好,尤其是服务。不是所有人都满意。但与此同时,出租车是最合规、最安全的出行方式。有150万辆合规车辆,每天为1亿多人提供服务。

事实上,出租车上网并不完全是为了公益。平台可以从出租车司机的订单中收取一定的信息服务费,也可以通过提供信息管理系统等服务向出租车公司收取费用。

新浪科技了解到,除了快的新租赁,滴滴还计划建立一条新的业务线,探索出租车的数字化。该业务线是网约车平台的一部分,知情人士表示,该产品线可能会在运营模式上进行创新。

一位北京用户告诉新浪科技,此前滴滴打车只会被叫到,除非他们专门选择叫车,即滴滴会优先安排网约车司机。在最近打车难的时候,如果选择包括出租车在内的所有车型,你明显感觉到打车的概率在增加。

而接下来,滴滴能否在打车线上化方面取得新的突破也值得期待。

(文 | 张军,新浪科技)

标签

发表评论